norin

世界第一的痴汉☆

【APH/米英】天ノ弱

ATTENTION:

-听歌的脑洞,ooc可能有。

-米英only,阿尔第一视角。

-独战梗有,虐向。

如没有其他问题,祝食用愉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我来告诉你我一直以来所想的事吧。

  能回到朋友关系的话我就别无所求了。

  如果你无所谓的话那我也没关系。

  撒谎的我所吐露的,反义词的情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天ノ弱》

*

  今天的佛/罗/里/达,是一如既往的晴空万里。远在大洋彼岸的伦/敦,今天也下着倾盆大雨吧。我并不是在想关于你的事。不,也许是有那么一点吧。毕竟这样的阳光,和我们初次见面的那天,是那么的相像。

  第一次见到你的我,并不是讨厌你的。因为在被抱住的那一刻,我知道我不再是孤独的一人了。穿透皮肤融入血液中的温暖,是名为【亲情】的奇妙感受。这是你教会我的第一个词语。你赋予我的名字,名为阿尔弗雷德的人类的名字,我至今还珍藏着的哟。你告诉我的你的名字,名为亚瑟的人类的名字,我也一并珍藏着的呢。我开始每天期盼着你的到来,并不是因为想你什么的。不,也许有一点吧,毕竟你是那么的耀眼。我并不讨厌你呼唤我的名字时的笑容,也并不讨厌那次数不多的睡前的数羊声。

  这是我不愿忘记的,和你之间并不算糟的回忆。

*

   我开始向过往停留片刻的船只打听属于你的消息。并不是因为在意什么的。不,或许是有一点吧,毕竟一个人是很无聊的呀。每次你向我诉说的胜利的事,其实我是知道的哟。只是我不忍心打断你灿烂的笑容,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笑容再多一点吧。你不想让我知道的在海上受的伤,我也是知道的呢。我不喜欢你那勉强扬起的嘴角,和什么苦都藏在心里的“坚强”。并不是因为担心什么的。不,也许有一点吧,毕竟知道你受伤我会感到难过。心中的那种说不清的感觉让我迅速成长。我并不想在你的庇护下过一辈子,不如说我想成为一个能让你依靠的人。

  这种感情名为【爱情】,虽然我在离开你很久以后才明白。

*

  我又做了那个梦,梦中的我回到了那个下着倾盆大雨的那一天。天阴沉沉的,似乎像是要垮掉一般。我端着枪对着跪坐在地上痛哭的你,然后又把枪缓缓地放下。

  我无法理解最后放下枪痛哭的你,正如你无法理解要宣布独立的我。

  那是1776年的夏天,距离现在很遥远的过去。

  我无法舍弃我的子民,这是我作为美/国的【责任】。

  我无法舍弃你给我的感情,这是我身为阿尔弗雷德的【心意】。

  你送给我的东西全都被我锁在了仓库。那把枪也一样,因为上面留存着你给的印记。

  『这样就会忘记过去的关于你的一切吧。』

 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吧,无论仓库打扫多少次,你送我的东西依然会积着厚厚的灰躺在角落。无论有多少次想过扔掉这一切,却又在再次见到这些的时候浪费了想法。这并不是思念你的缘故。不,可能有一点吧,毕竟我忘记不了我让你哭泣的事实。

*

  我想我快要疯掉了,对于无法让你回心转意的这件事。这或许是对我的报复吧,原本唾手可得的心意却被我随手丢弃。作为英/国的你在前进,作为阿尔弗雷德的我依然停滞不前。或许无法跨出再次拥抱你的这一步的我,天生就是胆小鬼吧。

  『要把对你的这份心意转让给谁呢?』我曾这样考虑过。可最后我发现,除了你,又有谁值得我献出这份心意?

  『如果就这样一直等待下去也不错不是吗?』这样考虑着的我果然就是个胆小鬼。

  现在的我还在等待,不过或许有点无法忍受什么都不做的自己了。

  可以了吗?





评论(2)
热度(7)

© norin | Powered by LOFTER